消費者愈加善變,汽車業是否需要新的品牌邏輯?

    發布時間:2017-09-19 08:45:00
鳳凰汽車評論 “紅旗要成為中國第一和唯一的豪華品牌。”這是北上一汽的新任董事長徐留平的雄心。有人說他太自信,但是換位思考,這不是自信不自信的問題,紅旗這個旗他必須抗起來,往大里說,這是政府和中國汽車業給他的使命。過去哪怕銷量慘淡,虧損嚴重,但是紅旗這塊牌子在國人心中還是有一定地位,這就是品牌的魅力,這也是一汽始終沒有放棄紅旗的原因。
    反過來,紅旗的例子也說明,品牌可以產生持久的,甚至獨立的魅力,但是品牌并不理所當然帶來高銷量。
    “90后消費者,相比上幾代,不再執著于知名合資品牌。”一位中國汽車品牌負責人告訴鳳凰汽車,隨著消費者的迭代,很多舊的品牌慣性正在被打破。這也解釋了,為什么近幾年寶馬、奔馳這些品牌在瘋狂地做年輕化,產品線不斷地下探,不斷的加持新的技術、模式和理念。諾基亞手機的例子說明,再牛逼的品牌,產品跟不上時代也是會被淘汰。
    在一個汽車品牌層出的時代,有品牌不代表有銷量,沒有品牌卻也是不行的。
    2017年,韓系車在華銷量遭遇斷崖式下跌,雖然有薩德系統作為背鍋俠,但是,韓系車品牌力較弱也是不可推卸的原因。
    說到品牌力,還有一個反面教材就是觀致。觀致汽車的產品力在業內受到廣泛的好評,但是叫好不叫座,銷量慘淡。最主要的原因,還是觀致的品牌不行,支撐不起售價。
    所以,“品牌向上”幾乎成了所有中國品牌的集體口號。而且,2017年,這個口號喊得分外嘹亮。多次沖刺高端產品未果的長城,干脆推出了新品牌“魏派”;收購沃爾沃7年的吉利,跟自家人孵化出了“領克”;少帥徐留平奉命北上抗“紅旗”……幾乎每一個中國品牌車企在銷量穩定和增長的時期都不忘記“向上”的追求。在剛剛過去的9月初,廣汽乘用車正式更名為廣汽傳祺,凸顯了廣汽做品牌的決心。
    郁俊曾說,“把傳祺打造成一個世界知名品牌,在我任期內是不可能的,但還要這個夢想努力。”從傳統的思路和百年車企的經驗看,打造品牌似乎是一個曠日持久的工程,但互聯網造車卻帶了很多新的視角。
    今年4月份,特斯拉股價躥升,市值大漲,超過了通用和福特,成為美國市值最大的車企。讓業界唏噓不已。要知道特斯拉雖然成立14年,但一直在燒錢,2016年全球銷量才7.6萬輛,2017年半年銷量也只有4.7萬輛;而通用汽車的全球銷量是千萬級的。兩相對比,簡直像一個笑話。
    銷量不高,持續燒錢,事故層出不窮,也沒什么宣傳費用,為什么這樣特斯拉卻擁有迷之強大的品牌影響力?這值得所有傳統車企思考。
    在2017山東即墨國際汽車嘉年華開幕之際,鳳凰網聯合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汽車行業分會、中國國際商會汽車行業商會一起,舉辦“第二屆中國汽車品牌發展論壇”。論壇將在“專題研討:堅守還是嬗變,品牌魅力從哪里來?”環節,邀約業界品牌專家,共同探討新消費時代的品牌邏輯。
上一篇:汽車金融新風口到來 如何“攪局”萬億級市場
下一篇:2020年基本建成國家車聯網產業標準體系
返回列表
高清无码视屏